欢迎来到硅业在线赢硅网!
立即发布信息
供求
  • 供求
  • 资讯
押注BC电池,隆基背水一战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 来源: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浏览次数:467 发布时间:2023年9月6日
摘要:

导语:失去“标准宝座”的隆基,唯有另开新路,方可重新定义技术路线,并以此建立行业生态。

  导语:失去“标准宝座”的隆基,唯有另开新路,方可重新定义技术路线,并以此建立行业生态。

  9月5日,在隆基绿能2023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表示:“隆基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观点,接下来的5年-6年,BC类电池会是晶硅电池的绝对主流,包括双面和单面电池,接下来隆基大量产品都会走向BC技术路线。”

  此言一出,市场哗然。相关标的公司大涨,ABC组件及电池制造商爱旭股份、BC电池激光微蚀刻设备厂商帝尔激光等强势封板。

  隆基自己也收获了不到4%的上涨。

  光伏行业最喜新技术迭代,因为只有新技术颠覆旧产能,才能为整个行业创造新增长,也会引发新一轮投产“军备竞赛”。

  技术路线一直云山雾罩的隆基绿能,“在主流技术TOPCON与未来路线HJT之间,选择了小众BC电池”,大出市场意料。

  究竟什么是BC电池?隆基摒弃业内共识另辟蹊径,背后有何隐秘?在TOPNCON与HJT落后同业节奏的隆基绿能,能否凭借BC电池重回王座?

  什么是BC电池?

  BC电池的基型是IBC电池(Interdigitated Back Contact,即交叉指式背接触电池)是一种纯粹的单面电池。

  与TOPCON、HJT采用新的钝化接触结构来提高钝化效果从而提高转换效率的思路不同,IBC的PN结和金属接触都设于太阳电池背面,正面无金属栅线遮挡,消除了正面金属电极结构。因此,BC电池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入射光,带来更多有效发电面积,从而提高电池能量转化效率,且观感优美。

  IBC结构,来源:《高效率n型Si太阳电池技术现状及发展趋势》

  IBC作为平台型技术,可与P型、HJT、TOPCON等技术结合形成HPBC、HBC(兼容部分HJT工艺)、TBC等多种技术路线(兼容部分TOPCON工艺)。比如,与TOPCON技术的叠加被称为TBC电池,而与HJT技术的叠加则被称为HBC电池。这些电池统称为BC类电池。

  来源:广发证券

  目前,BC类结构分化出三大路线:a)以SunPower为代表的经典IBC电池工艺;b) 以KANEKA(钟化株式会社)为代表的HBC工艺;c)以ISFH(梅林太阳能研究所)为代表的POLO-IBC工艺。

  美国太阳能公司SunPower是IBC电池先行者,有丰富的专利储备。2019年美国SunPower一分为二, SunPower仍专注于美国的住宅、商业太阳能与电池储能系统,将原太阳能电池制造业务独立出来成立另一家公司Maxeon Solar (MAXN.O),主攻IBC电池结构。

  来源:Maxeon官网

  2022年BC类电池全球出货超过1GW,主要来自Maxeon Solar贡献。今年6月4日,Maxeon公开了全尺寸Maxeon 7组件口径效率测量值达到24.7%的新全球记录。

  目前,TCL中环(002129.SZ)持有Maxeon约27%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

  另两条路线,KANEKA采用非晶硅钝化技术与IBC相结合,开发出HBC太阳电池,2017年Kaneka曾实现最高转换效率26.63%。而ISFH的POLO-IBC工艺则将钝化接触技术与IBC相结合,即上文提及的TBC,它集齐了IBC与TOPCON的优势,国内爱旭股份的ABC组件采用的就是N型TBC工艺。

  隆基之前,爱旭股份已稳坐BC组件头把交椅

  国内具有BC成型产能的上市公司,仅有爱旭股份的ABC电池及组件和隆基绿能的HPBC电池,除此之外,其他公司的产能皆为规划或在建。

  XBC电池产能,来源:太平洋研究院整理

  2024年,隆基预计可出货30GW,爱旭预计出货20GW以上。

  市场产能规模上,爱旭落后于隆基。不过,爱旭明年的20GW+组件产能中,有10GW是面向分布式市场的单面组件,另外10GW是建于珠海富山的双面N型ABC组件,相比隆基,后者有望获得更高溢价率。

  前面提到,ABC组件采用的是N型TBC工艺,即TOPCON与IBC的结合。爱旭的ABC组件兼具高功率、低衰减、温度系数好和美观等优势,受到中高端市场的青睐。ABC组件销售均价在2.2元/瓦,显著高于其他技术路线。

  因此,爱旭目前已有4.5GW订单在手,都来自于海外客户。

  相比TOPCON,爱旭ABC组件在欧洲户用市场单瓦溢价0.39元-0.47元,在日本单瓦溢价0.29元,在国内单瓦溢价0.15元。而隆基HPBC产品平均溢价0.07元-0.10元。相比之下,爱旭的ABC电池更贵。

  此外,爱旭ABC组件数据也居于IBC电池全行业最佳。目前ABC组件平均量产效率已高达26.5%,72版型组件功率最高可达620W,组件可交付效率突破24%。

  各家BC组件转换效率,太平洋研究院整理

  目前,爱旭股份的在建的义乌六期15GW产能,以适应地面电站的ABC组件产品为主,双面率约60%-70%。叠加珠海10GW项目年内满产,预计公司将在2023年底共形成25GW ABC电池和组件产能。

  今年6月27日,爱旭股份发布《2023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预案》,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用于在建的义乌六期15GW产能,以适应地面电站的ABC组件产品为主,双面率约60%-70%。叠加珠海10GW项目年内满产,预计公司将在2023年底共形成25GW ABC电池和组件产能。

  据业内共识,降本依然是大规模量产的先决条件。爱旭股份在7月20日调研中透露,ABC组件在工艺难度不输HJT的条件下,预计明年年中和TOPCON成本打平,到年底和PERC成本打平。

  隆基选择BC路线,是为了消化过剩的P型硅片?

  与竞争对手旗帜鲜明地选择阵营相比,在“后PERC”技术路线上,隆基之前态度一直云山雾罩,而今终于亮明了态度。

  9月5日,在2023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投资者问答环节,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在回答电池技术选择问题时也表示:“前期,隆基一直没有非常明确地对外界去讲(电池技术),但公司内部一直开展着高强度的研发和审慎的论证。隆基绿能在前两年的扩产上持谨慎态度,主要是基于在技术路线快速变化期对风险的判断。”

  钟宝申提及,未来隆基的研发方向主要包括:晶硅BC电池、叠层电池、氢能领域探索以及应用端BIPV产品。

  截至今年8月22日,隆基目前在建、拟建电池项目,包括鄂尔多斯、西咸、铜川和西安四地项目,合计规划总产能在85GW以上。

  据与隆基有业务往来的分布式光伏承建商透露,鄂尔多斯一条30GW线确定采用TOPCON路线,近日设备开始进场,拟于今年8月投产,2024年一季度达产。

  而其余西咸一条50GW线、铜川一条12GW线和西安两条12GW线等项目,根据隆基最新表态,都将采用BC电池技术路线。隆基另有30GW的HPBC电池片预计今年底达产。

  也就是说,最迟明年年底,隆基的BC电池将逐步上量,同时限制TOPCON扩产。

  据业内人士观点,隆基之所以选择BC技术与TOPCON并行,最现实的原因,一来可借助HPBC消化过剩的P型硅片产能,积极出货;二是仍存有对P型路径依赖;三是在N型已成市场主流,隆基须考虑市场需求配置TOPCON产能。

  隆基的HPBC技术,全称为混合钝化背接触,是一种在P型硅片基底上结合PERC及IBC的电池技术。

  HPBC电池片曾是隆基重点研发项目。自2018年隆基首席科学家李华博士牵头组建团队,一直到今年HPBC投入量产,已历时四年。

  在这一过程中,隆基投入大量精力和资金,自主开发了新设备新材料,甚至包括新型焊接技术。按照董事长钟宝申的话来说,HPBC的各个环节都是创新的。

  但因为产品竞争力和其他某些原因,隆基对HPBC选择上,或许经历过一些挣扎与反复。

  在2022年年报交流会上,隆基透露,2023年的HPBC出货量目标已被下调,从原先的20GW-25GW,到最新的12GW-17GW。

  HPBC属于单玻组件。如果下游组件价格1.8元/瓦以上,那么HPBC有溢价,隆基相当于走的是差异化、高端化路线;但现在组件价格已经跌到1.2元/瓦,HPBC价格昂贵又是单面发电,隆基的优势难以体现。

  对此,隆基9月5日解释道,BC电池在地面电站有优势。当电池正面效率超过竞争对手4%,就相当于比背面发电效率提高20%。而隆基目前的正面效率已超出5%,所以隆基认为,强调背面的发电增幅没有太大意义。

  但目前看,隆基的HPBC产能只能卖给分布式,而分布式市场竞争呈现激烈态势。

  2022年11月2日,隆基发布基于HPBC电池技术的组件产品Hi-MO6,共有四款分布式产品——探索家、科学家、极智家、和艺术家。与其他厂N型TOPCON电池片相比,只有科学家型号在功率、平均组件效率以及CTM方面略微领先。

  市场主流尺寸单玻组件参数,来源:雪球

  在BC电池领域重整山河

  隆基依旧认为TOPCON是过渡产品。相比之前隆基绿能花心血投入的PERC,TOPCON效率提升太小,同行之间差异不大,容易出现“行业没有全投产就出现过剩”的局面。

  同行当然有不同看法,近期天合光能(688599.SH)在接受调研时就表示,目前TOPCON仍是价值最大化的路线。

  综合几位长期跟踪隆基的私募基金经理的看法是,今明两年的电池技术还是在TOPCON与HJT之争,他们对隆基9月5日在业绩说明会上的发言持保留意见。

  光伏业内人士认为,隆基看空TONCON,更可能是因为隆基自己的技术并未处于TONCON电池第一阵营。

  各类新型电池技术路线的布局企业,来源: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

  隆基看空TOPCON,但对看好的HJT也同样犹豫。更重要的是,如选择HJT阵营,隆基同样也难以站稳第一名。

  HJT亟待解决银浆耗量和设备投入高门槛的降本的问题,今年还无法量产——一旦量产,安徽华晟、通威股份和东方日升也将走在隆基绿能前面。

  2022以来年布局HJT电池行业的部分企业,来源:慧博智能投研

  单晶PERC时代的辉煌传说已隐匿于江湖。业内人士认为,“后PERC”时代,隆基已全面落伍,无力在TOPCON与HJT技术路线寻求“霸主”地位。因此,隆基必须另开一条道路,才有机会重回王座、重新制定行业标准,并以此建立行业生态。

  因此,BC电池能否快速突破上量,将是隆基力挽狂澜的救命稻草。

  即便是在BC电池领域,爱旭的ABC电池属于行业领先地位,且已获得客户认可;TCL的参股子公司Maxeon全球出货第一。隆基目前还不算是能定义国内BC电池行业标准的“话事人”,但BC类电池目前规模尚小,隆基尚有重整格局的机会。

  无论光伏巨头在PERC、TOPCON、HJT还是BC这几大电池技术路线之中如何选择, 户用、工商业和电站等下游客户的诉求都是快速回本乃至盈利。

  各类新型电池技术路线的布局企业,来源: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

  在BC路线上,目前存在两个主要问题:一是良率,二是价格。

  此前,爱旭股份将今年ABC出货预期从5GW-6GW下调到2GW-3GW。下调出货的原因,爱旭股份表示,主要是生产过程工艺复杂导致良率较低,需要以后慢慢调整。而爱旭股份的ABC组件溢价率已在前文有所提及,高溢价将阻碍产品进入主流市场。

  隆基9月5日在交流会提到,隆基HPBC的良率在95%,已能大规模量产。

  而隆基宣告进入BC电池领域的积极意义,或许是能凭借昔日龙头的影响力,带领全产业链围绕BC电池协作完善配套设备与技术环节,从而为全产业链带来降本增效的结果。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客服热线: 4008 900 668

电话:+86-10-82070680 传真:+86-10-82070690 Email:service@windosi.com

特别顾问: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
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
特别声明:所有本网站内容的知识产权归硅业在线赢硅网所有,任何信息的转载请注明源自硅业在线。

QQ群联盟:硅业在线光伏交流群 203644686 高纯石英砂群 103903409 金属硅 217372614 硅合金群 40617384 微硅粉,硅微粉,硅粉群 23886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