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硅业在线赢硅网!
立即发布信息
供求
  • 供求
  • 资讯
退市十二时辰:“最穷公司”华泽、光伏“大佬”海润、家“锂”有矿众和
时代财经 | 来源:时代财经 浏览次数:621 发布时间:2019年7月9日
摘要:

7月8日,3只股票集体告别A股舞台,分别是退市海润、众和退和华泽退。

  7月8日,3只股票集体告别A股舞台,分别是退市海润、众和退和华泽退。

  5月上旬,上海证券交易所(简称“上交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简称“深交所”)分别对这3家企业处以“终止上市”的决定,5月27日开始进入退市整理期。今日,是它们退市整理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根据公告,交易结束后的本周内,这3家企业将被摘牌。

  其中,海润为太阳能光伏企业;纺织企业众和则因一口锂矿,曾被冠上“锂电航母”的名头;华泽本来的股票简称为“华泽钴镍”,“锂钴镍”题材几年前引起一波又一波的炒作。

  它们都曾在“股生的巅峰”嗨过,3只股票的市值最高峰合计曾有648.45亿元,但如今,却仅剩13.61亿元。根据3家企业披露的股东户数最新数据,退市或牵涉37万户投资者的利益。

  今日,确切说是4小时零5分钟的交易时间,是它们在A股舞台谢幕前的最后“演出”。

  倒数4小时:“最穷”华泽“凸”形走

  今日开市前5分钟,即9:25,海润一笔0.16元、4.67万手的卖单在集合竞价交易中成交。3秒后,众和与华泽也完成了今日首笔成交。不同的是,华泽成交的是卖单,成交量及成交价分别是4580手、0.39元;众和则是买单,以0.66元价格买入2455手股票。

  9:30,A股正式开市。海润在9:31有两笔共超过2万手、0.17元的买单成交,但这并未提振股价,股价仅在0.15和0.16元之间走出“利锯”行情。

  众和开盘急速下跌后企稳,并在9:47冲高,最高达0.71元,行情随即在高位震荡整理。

  有意思的是华泽。华泽先在开盘5分钟内走出“W”形,又在9:51至10:05的15分钟内走出“凸”形态势。

  华泽原为“华泽钴镍”,主营低镍镍铁、硫酸镍及副产品,是今日退市的3家公司中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其2014年才通过借壳ST聚友登陆深交所。

  华泽上市前的2013和2014年连续两年业绩均是增长趋势,之后那几年也是锂钴镍金属炒作成风时期。但原本看起来前景美好的新上市公司,上市后第二年立即爆出亏损1.55亿元的“雷”,震惊众投资者。不仅如此,华泽还因2014年财务报告披露有误、控股股东违规股权质押、不实披露、控股股东和多名高管被立案调查等问题陷入违法违规的漩涡。2015年年报,两名独董均表示,公司治理和内容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大股东资金占用且还款措施具有不确定性,所以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审计机构也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之后,华泽一直在“沼泽”中难以自拔。

  截至2015年年底,实际控制人王涛和王辉控制的陕西星王企业集团公司占用华泽资金近15亿元,并且直到退市,资金占用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完全解决。

  7月1日,华泽针对聘请中信证券为退市后服务机构事宜召开了董事会。会上,董事长刘腾和两名独董对此议案投了弃权票,原因是无钱支付中信证券280万元的费用。其中一名独董张莹表示,实际控制人恶意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且拒不归是导致退市的直接和核心原因,因此退市相关中介费不应由上市公司承担。张莹还称,“公司被实际控制人恶意掏空。”

  临要走了,华泽也走得糟心。今日上午,华泽公告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因公司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深交所于7月5日函告华泽众高管。而未披露定期报告的原因是,“无力支付审计费用”。这也不奇怪,2018年年初,华泽就已交不起官网域名费,最穷时账面仅剩53元,更何况数十甚至上百万的审计费。

  倒数3小时:“锯”断海润光伏“帝王梦”

  10:30至11:30,众和从高位震荡回落,在0.61元/股水平稍作盘整,重新回升。华泽则相对“佛系”,保持着0.4元/股价格,偶有上涨。而海润走势仍然如同一把“利锯”,不过升势减缓,股价在0.15元/股水平胶着。

  打造“千亿市值”的豪言犹在耳,海润却已黯然告别A股。把时钟拨回到2018年5月29日,由于海润2016年、2017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该公司暂停上市。除了年报真实性受到质疑,海润近年来业绩、内控几乎全面失控。

  回溯历史,海润由任向东、任中秋父子于2004年设立,并在掌舵人杨怀进的推动下,于2011年成功借壳“ST申龙”跃上A股。杨怀进曾被誉为“中国太阳能光伏之父”,在其任内,海润总市值最高达到271.21亿元,时间时2015年6月15日。

  实际上,海润从2012年以来,业绩一直波动。在宏观层面,2010年,火爆行情催生了大量光伏产能,但随着欧美等光伏海外主战场对中国光伏企业开启“双反”调查多重因素影响下,中国众多光伏企业步入亏损。

  彼时,海润却在跑马圈地,通过合作或独资拟建设大量电站项目,但回过头看,部分合作似乎仅停留在框架协议层面中,并未落地;电站打包销售的模式也未如预期。

  海润为了自救,引入了“华君系”,但经营并无改善,甚至还因为后者对前者资金的占用、关联交易未按规定披露而受到警告、罚款;“华君系”舵主孟广宝、阮君(海润退财务总监)分别被市场禁入5年及3年。

  值得一提的是,海润近年来陷入了债务压顶、诉讼缠身的泥沼之中。截至今年6月6日,“海润退”累计逾期债务金额为29.82亿元,诉讼(仲裁)金额合计5.89亿元。此外,2017年,杨怀进、周宜可、张永欣、任向东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减持海润光伏,虽然未能实现避损,没有违法所得,但仍受到了罚款和市场进入惩罚。

  今日,时代财经打开海润光伏的主页时,发现页面已转至阿里云,页面上显示“该网站因主机过期暂时无法访问”字样。如果超过15天不续费,数据将会被清空。也许对海润来说,这个网站已经不重要了。

  倒数2小时:众和疯狂“末日”受追捧

  下午13:00开盘后,海润和华泽延续了上午小幅震荡的走势,而众和的股价却是一路上扬,并在13:25之后几度冲上涨停板。接下来,众和陆续有上万手的买单成交。

  相对另两家退市公司,投资者对众和的态度像是一场“末日狂欢”。

  兴业证券甘肃分公司在上周分三个交易日合计买入众和1080万元,今日又在一天内买入715.47万元。最后一个交易日登上龙虎榜的5家营业部共计买入众和1674.2万元。

  2006年顶着“莆田第一股”的光环上市时,众和股份(文中为“众和”)还是一家纺织企业,当时的“掌门人”许金和是“福建省突出贡献企业家”、福建省和全国人大代表。2011年,许金和卸职,位子转交给了儿子许建成。二代掌权,却将公司带向了末路。

  许建成上位后,众和开始走下坡路。2010年,众和净利润达到了其历史最高值——8455.57万元,之后连年下滑,并于2015年开始亏损。

  许建成接位后,确实碰到整个纺织业形势低迷。为此,许建成决定走多元化路线,于2012年通过收购厦门帛石拿到了马尔康金鑫矿业的股权。金鑫矿业拥有四川党坝锂辉石矿的勘探权和开采权。2013年,众和曾发布公告称,该石矿的两个矿体的氧化锂资源为48.59万吨。2014年下半年,金鑫矿业的采矿项目主体工程基本完工,并开始陆续小量试产出矿。

  但是,主营的纺织业务业绩下滑,众和资金链紧张,又大笔投入锂矿。在筹措资金的同时,许家父子债务缠身。2016年,金鑫矿业因还不上中融国际信托提供的信托贷款2亿元,与众和一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手中的采矿权还差点被法院拍卖。2017年5月,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四川阿坝州警方逮捕。之后,众和又落入重组失败、诉讼不断的境遇,连年亏损的同时,高管还不断离职。

  对于如此境况,机构纷纷打起了退堂鼓。2017年末开始,众和的前十大股东全是自然人,再无机构的身影。

  倒数1小时:众和高位谢幕华泽骤跌

  14:00,进入它们最后的1小时交易时间,众和、华泽走势掀起波折,海润则“平平无奇”。

  华泽方面,股价在14:00至14:05走出“M型”走势。随后的12分钟内,其股价停滞在0.4元水平。一波低位横盘的行情无缝连接,密集的波动维持了30分钟。14:48分后,华泽一路走低。截至收盘,华泽收0.37元,跌7.50%,总市值仅剩2.01亿元。

  众和的股价在最后一个小时仍有6次触及涨停,K线偶有下修。收盘前5分钟,众和股价从0.72元的涨停高位回落到0.70元。14:58分开始,众和快速上攻,最终收0.71元,涨9.23%,总市值为4.51亿元。

  海润则继续在0.15元至0.16元维持震荡走势,只是14:15至14:35横盘在0.16元的水平上,期间成交金额最高为62.67万。14:36起,股价密集震荡,最终收0.15元,跌6.25%,总市值7.09亿元。

  根据choice数据显示,今日华泽、众和及海润龙虎榜中买入金额最大的前五名交易总额分别为425.46万元、1,674.2万元及258.3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今年1季度末,自然人陈庆桃分别持有海润1022万股、众和2000万股;截至2018年三季度,陈庆桃还持有华泽120万股(该公司未披露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暂无最新数据)。据时代财经了解到,陈庆桃以伏击ST重组股闻名,被股民誉为“牛散”。

  7月8日交易结束后,陈庆桃是否成功抽身离场,不得而知。但7月8日之后,A股再无光伏“大佬”海润、家“锂”有矿的众和,以及被大股东赖账成“最穷上市公司”的华泽。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客服热线: 4008 900 668

电话:+86-10-82070656 传真:+86-10-82070690 Email:service@windosi.com

特别顾问: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
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特别声明:所有本网站内容的知识产权归硅业在线赢硅网所有,任何信息的转载请注明源自硅业在线。

QQ群联盟:硅业在线光伏交流群 203644686 高纯石英砂群 103903409 金属硅 217372614 硅合金群 40617384 微硅粉,硅微粉,硅粉群 23886555